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贵妇人的情欲
贵妇人的情欲
第一章上

  玛勒。哈里斯步入巴迪。威尔逊的卧室,十八岁的巴迪打了一个哈欠,她美丽赤裸的身体隐藏在薄如蝉翼的黑色长睡衣下,很明显的,除了这件睡衣她什么都没有穿。

  「哈里斯夫人,」巴迪吞咽了一下。

  「怎么了,巴迪?」她的声音从喉部下方发出。

  他一下就说不出来话并且眼睛一刻也无法离开她的身体。太美了,比他幻想中的还要美。

  「你喜欢我的衣服么?」玛勒问着,边转了下身体以便他能看到全部。

  「哦,啊,嗯,……」巴迪回答着,但是除了出点声音外,什么也说不出来,在紧绷着身体的短裤里,他勃起了。

  哈里斯夫人走近了他,接下来,把自己的胸脯面对着他,解开了长袍。巴迪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就要爆发了,——哈里斯夫人让他看到了她的裸体!

  「你看我美么,巴迪?」玛勒距离他躺着床走得更近了。

  「啊,是的,夫人。」他终于可以放心的发出声音来。

  「你想和我做爱么?」她近似私语的声音传出。

  做爱!巴迪的声带几乎瘫痪了,他努力尝试发出声音回答,但是只有点头。

  「好啊,巴迪,」哈里斯夫人几乎已经跪在床边上在他的耳边私语着,「我认为你很性感,我很想和你做爱,想和你做长长的时间!」「哦,天啊!」巴迪想,「已经多年的美梦这就要发生了啊!」哈里斯夫人拉开他的短裤从中拉出他早已肿胀的阴茎,「哦,巴迪,」她从喉咙里咕哝着低沉的声音,抚摩着他的阴茎,「哦,巴迪!巴迪!巴迪!」* * * * * *「巴迪,起来了,小懒蛋,该起床了!」一个声音,绝不是哈里斯夫人的声音在叫他。巴迪睁开眼睛向四周看了看,他在他自己的屋子自己的床上。好失望啊,他意识到是他的妈妈在叫他的名字,并不是哈里斯夫人。他从他的床头桌上捡起他的眼镜,戴上,看了看自己的裆部,坚硬的阴茎已经把被面支起了小帐篷,而自己的手正在抚摩着它。

  「真是的!」他失望地嘀咕着,「为什么妈妈不让我过一会再起床呢?我马上就要把我刚才的美梦完美结束了!」年轻人努力伸展了下自己的双脚,然后走进盥洗室,洗澡,穿衣,下楼。他的妈妈在厨房做着早餐。

  「我看你要睡上一整天了哦!」他的妈妈说道,「记住,你今天还要给哈里斯家除草呢!」「是,我记得,」巴迪咕哝着,如果他不能与哈里斯夫人做爱,但至少还可以去看她。

  巴迪在读高中,当他意识到女孩子有别于男孩子的时候,他就把全部精力放在他富于魅力的邻居上。在他看来,居住在街对面的褐色头发的女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

  玛勒。哈里斯和她的丈夫是巴迪父母的朋友,从他年龄够大的时候,他就给他们的草坪除草打零工,他并不介意。他们也支付给他足够的薪水,但是他真正高兴的是可以围着那间房子工作并且可以自由的盯着引发他幻想的那个人。

  巴迪吃完了早餐准备离开,「我想我该走了,」他对他妈妈说道。

  「你回来吃午饭么?」他妈妈问道。

  「也许不了,」他回答,「你知道哈里斯夫人的,我在那工作时她总是让我吃饭。」「好的,那么,」他妈妈说,「记住,我和你爸爸将要去你阿比盖尔阿姨那度周末,所以周日晚上以前你要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吃好睡好啊!」「哦,妈妈,」他回答道。然后他转身出门,穿过街道来到哈里斯家的后门,敲门,玛勒把门打开。她穿着非常合身的牛仔裤,巴迪感到自己的胸膛阵阵发紧。

  哈里斯夫人与他妈妈年龄相仿,但是她看上去比妈妈性感得多。

  「巴迪,」玛勒说,她的声音温柔而沙哑,「嗨,」她对着他温温的笑着。

  她也喜欢自己这个年轻的邻居,并且很享受他围绕在身边的乐趣。但是他总是彬彬有礼并且她早就知道其实他已爱慕她很多年。

  「啊,我来这里剪草。」巴迪说。

  「我很愿意,正需要呢。」玛勒回答。

  巴迪进入车库,提出除草机开始了工作。游泳池周围有大量的草,哈里斯家比较富有,除下的草堆成了好多草堆,巴迪希望和以往在院子里工作一样,哈里斯夫人能够从屋子里走出并且在游泳池周围闲逛,所以巴迪把游泳池周围的草放在最后才除,以便哈里斯夫人出来的时候他可以看到她。

  整个早上他都没有看到哈里斯夫人。除了游泳池边上的草以外都已经完成了,巴迪感到有些失望了,也许今天她不出来了呢?但是,正当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她走了出来并对他喊着,他连忙关掉了除草机。

  「该吃午饭了!」她喊道。

  巴迪走进房子里,洗了洗手,在厨房的参桌旁坐下。哈里斯夫人象往常一样,备好了足够三个人吃的食物。他狼吞虎咽着,而玛勒则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吃。

  「吃饱了么?」当巴迪吃完的时候玛勒问道。

  「是啊,」他回答,「我都被填满了!」说完,他把身体努力靠在椅背上。

  「你在这真好,」她说,「你让我感觉我做的食物很特别哦!」「啊,是的,真的非常好!」巴迪告诉她。他并没有说谎,玛勒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做着一手的好饭菜。

  「嗯,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奉承者哦!」玛勒说。她微笑着脸略微有些羞红。

  巴迪认为这时她更加美丽。「你已经成长为一个潇洒的男人了,」她继续道,「就象你工作的昨天的草坪。」巴迪感到自己有些激动起来。他知道自己脸红了,并且有些不安。

  「啊,我看我,哦,最好还是返回院子里去工作吧!」他结巴着。他双手推了下桌子起身离开,「非常好的午餐!」「你太客气了,巴迪。」玛勒说。

  巴迪继续工作起来,最后终于把游泳池周围的草也割除完毕。他预期着哈里斯夫人出来晒太阳。他眼睛守望着那房子,走了神差点把割草机开到花圃里。他的希望终于实现了,哈里斯夫人从房子那出现了并且走向游泳池。

  巴迪差点从割草机上跌落下来,因为他看见哈里斯夫人穿着白色的用细绳穿起的比基尼泳衣,泳衣很少的布料,都没有什么可让人想象的空间。他立刻呼吸急促心脏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哈里斯夫人的身体比他幻想的要更加美丽。他咽了口唾沫目不转睛的望着她行进的方向。

  玛勒。哈里斯缓缓走向游泳池,她的心也在怦怦直跳,她能强烈感到她年轻的仰慕者睁大眼睛的凝视。巴迪不知道的是,她也对他有着性幻想。她的丈夫,汤姆,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商务旅行上,他们的性生活一落千丈几近没有。每当巴迪用爱慕的眼神在她身边走来走去的时候,玛勒的内心都兴奋的发抖。她已经三十六岁,体重130磅,身高5英尺8英寸。她的胸还很坚挺要穿34c的胸罩,她的腰仍然是24英寸而臀部象她在读高中时一样仍然是33英寸。她不愿意生孩子和有规律的工作,所以她的小腹仍然很平坦。她有着一头波浪型的长发,兰色的眼睛,嫩白的皮肤,在走向泳池这段路上,她用发夹把长发挽了一个法式发髻。

  「也许,」她经常这样想,「巴迪愿意帮我扭转一些性挫折呢!」然后,她会充满负罪感的,压制住这种想法,直到这个年轻人的下次到来。

  她买的这套泳衣比她以往所穿的都要大胆,是专门为了巴迪买的,是有着特殊目的的。这个夏天,每次他来的时候她都要把这套泳衣拿出来,但是今天以前她还从未真正穿过。事实上她害怕穿这套泳衣面队巴迪。对于她的求爱他会有怎样的回答呢?她丈夫的拒绝已经足够的坏了,如果再被巴迪拒绝那将会碾碎她。

  今天不同。玛勒振作了一下精神,穿上这套泳衣走了出来。「现在转身回去已经晚了哦!」她对自己说着,边走下台阶穿过草地走向游泳池。她感到自己在发抖心又在怦怦直跳。巴迪会发现她的魅力么?她想跑回房子换回衣服但是不能了。最后她到达游泳池躺在沙发椅上,惊讶的发现自己内心充满了期待和刺激。

  巴迪喊了声她,她应了下,巴迪又差点把割草机开到花圃里。他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在紧紧的牛仔裤里开始膨胀,膨胀,移动得越来越近了,他已经完成了割草,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个可爱性感的女人。

  玛勒微笑地看着他。当看到他有些不安时她柔柔的笑了。她性感的服装带来了渴望的效果。也许她买对了。也许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惊讶的发现,躺在这里似乎以往都没有这个时刻温暖。

  巴迪结束了工作,把割草机放回车库,洗了洗手,回到游泳池边。他感到呼吸有点问题,并且走路时也遇到点麻烦,他不应该穿着这条紧紧的裤子。当他到达游泳池之后,他坐在离玛勒躺着的沙发椅不远草坪上,并且继续盯者哈里斯夫人。

  「都干完了么?」玛勒问道。

  「是啊!」巴迪回答道。他的眼睛无法离开她。她的上身衣服几乎遮不住她的胸脯——那是他在梦里经常抚弄的胸脯,而她小小的泳裤带给他的兴奋远远大于他所曾有过的所有幻想。太阳底下,她排出的细密的汗水像是一层薄膜覆盖在她晒过的褐色的皮肤上,隐约闪烁着光亮。

  「你喜欢我的新衣服么?」玛勒温柔的问。

  「啊,哦,我,我喜欢,是的,我喜欢。」巴迪回答着。他的声音连他自己听上去都感到可笑。

  「这是我第一次穿它。」玛勒告诉他。

  巴迪坐在那盯着她。他的阴茎顶在裤子里有些痛,并且他出汗了。

  「巴迪,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她问道。

  「我想杀了你,我想翻越高山,我想横渡英吉利海峡,我……」巴迪想着,「嗯,我,可能吧,」他结结巴巴的回答着。

  「我要给我的后背涂上防晒液,不过我够不到,」玛勒说,「你能帮帮我么?」「她想要我触碰她!」巴迪想着,他的阴茎一下从短裤里越起了一下。他动了下手,捡起防晒液的瓶子,摸索着瓶盖,终于打开,挤出一些防晒液在手上,在她温暖的后背和自己的双手之间,他轻轻的抚摩着,一边抚摩一边看着这个迷人的女性。

  当巴迪跌跌撞撞地打开防晒液的瓶子时,玛勒入迷而兴奋的看着,她快乐的意识到,「他比我还要紧张啊!」她紧绷着小腹,当他的手接触到她后背的皮肤时她几乎是主动的把小腹向上迎合了一下,然后他开始温柔的按摩起来。巴迪的手几乎触碰到了她身体的每一个兴奋点,她开始充满激情的兴奋起来。

  巴迪感到哈里斯夫人的后背传来阵阵颤抖就连忙停下来,「我弄疼你了么?」他问道。

  「不!不!」她马上回答,「很好的!」她不想打断这延伸中的美妙享受。

  巴迪的手继续在她的后背上按摩着,做着圆周运动,爱抚着她,愉悦着她。

  「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巴迪。」玛勒低声道,「你在这里太好了,我不喜欢我晒成褐色的粗糙的后背。」巴迪继续按摩着她后背上的皮肤。他从来没有想过能象这样抚摩着这个女人还能让她感觉这样美妙。他的阴茎在自己的短裤里鼓胀得变了形,他不知道自己过一会该怎样起身离开,也许他该游个泳,让这使他羞愧的事情沉到泳池里好了。

  玛勒并不是巴迪接触过的第一位女性,不同的是她是一个成年女性并且非常美丽,她的皮肤柔软腻滑,温温暖暖,他关于她的春梦是那样的多……巴迪的按摩有些难以置信的轻柔,很快引起了玛勒预期的性幻想和冲动。就是在他们还年轻的时候,汤姆也从来没有给她带来这样的感觉。巴迪好象按摩到了她内心深处,她的身体沸腾至充满性需要。她知道只要她不再做点别的什么事情,这个年轻人可能就要用完全部的防晒液了,他也一样紧张,不知道超出她后背的范围。

  「帮我把大腿也涂上一点,好么,巴迪?」她问道。

  「哦,是的,好!」巴迪回答。他感激的遵从着,他不想停下来的欲望比她要求他的还要多。

  「当他涂完了我的双腿后我该做些什么呢?」玛勒想,她怕巴迪一旦完成了这项工作后就要离开了。

  「割草是项很累人的工作,」她说,「我们来点冷饮好不好啊?」巴迪感到心脏像是被碰撞了一下,咽了口唾沫说,「你想我去房子里拿点什么么?」「我需要去拿点什么的,」玛勒温柔地说着,好象有人献给她一束玫瑰在脚下般,「来吧!」说完,她起身向房子走去。

  巴迪努力移动自己的双脚,跟着玛勒,同时设法使自己刚硬的家伙舒适一些。

  她丰满健康的臀部在前面一翘一翘安逸地波动着引领他好象在嘲弄他的不舒适。

  该死,她比基尼的短裤太小了,他都可以看到她的臀沟!

  在厨房里,玛勒从电冰箱里取出两罐苏打水,把其中一瓶递给巴迪,他们的手彼此触碰了一下。

  玛勒仔细看着这年轻人。他非常英俊,尽管不是运动员,但是他却很健康。

  「玛勒,这样不对!」身体深处一个声音在警告着她。她没有理睬这声音强迫自己微笑着,「你有女朋友了么,巴迪?」她问。

  「啊,没,真没有,」巴迪回答,「有过一些约会,但是没什么特别的朋友。」「我打赌象你这样的男孩在约会方面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玛勒低声说。

  「哦,没,真的没有啊!」巴迪小声说,他感到自己的牛仔裤太紧了。他必须做点什么了。阴茎那里传来阵阵刺痛。他的裤子太紧了,也许会切断他阴茎那的血液循环,终于他有了好主意,「啊,我可以借用一下您的洗手间么,哈里斯夫人?」他问。

  「当然,」玛勒回答,「你知道在哪里的。」当他进入这房子的时候,她看到他的裆部猛胀着,这使她很兴奋。他的好大!她看着他离开厨房听着他走上楼梯。是否应该得到她想要的了?现在正是时候啊。她放下自己的苏打水跟着他。

  巴迪正陷入苦恼中。一进入盥洗室,他拉开拉链释放自己直挺挺的阴茎,它在自己的前面竖立着,硬硬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硬。他温柔的抓住它,愉快的呻吟着。在他紧攥的手的上下活动下,他阴茎的前端流出透明的液体。他闭上眼睛想象着这是玛勒的手而不是他自己的,使劲的攥着阴茎。

  「哦——哦——哦,玛勒,玛勒,玛————勒,是的,是的!」他温柔的呻吟着。

  玛勒站在盥洗室的门外听着年轻人的呻吟声。她的手向门把手移动着,移动,突然停了下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她内心深处的声音再度传来,「你真的想要做一个婊子、荡妇不顾道德了?」这种想法就象一桶冷水泼在她身上。她迅速撤下手,仿佛这个门把手是火烫一般,然后她转身穿过客厅回到自己卧室反手把门插上,开始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在自己的卧室里,她把自己抛在床上,悲伤的哭泣起来。她是生命怎么了?她已经三十六岁了,迫使自己诱惑一个年轻的男孩来获取性满足。羞耻哭声和挫折感敲击着她。

  巴迪在盥洗室完事后把自己清理干净开门走到客厅的走廊里。他正想下楼走进厨房的时候听到一种声音就停了下来。好象是有人在哭。真是哭声。好象是从哈里斯夫人的卧室里传来。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也不知道是否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使她心烦,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回身走到她卧室的门前,抬起手敲了下门,又停下了。他是否会看到些不该看的,或者他现在应该回家让她一个人孤单的在这里呢?

  又一阵哭声从门后传来坚定了巴迪的决心,他用拳头温柔的敲了敲门。「哈里斯夫人?」他叫。没有回答。他又敲,「哈里斯夫人?」他叫道,声音大了些。

  玛勒听到男孩的叫声但是并不能肯定巴迪要做什么。她听声音能感觉到他的关切,那意味着他一定听到她的哭声。她抽泣了一下,从床头几的纸盒中抽出几张面巾纸擤了下鼻涕。

  「哈里斯夫人,你还好么?」巴迪又叫了下,他开始有些担心了。

  玛勒做了个深呼吸,她不得不回答他。看上去他并没有打算走开。「我,… 我还好,巴迪。」她叫道,「你看,我,嗯,你还是出去到客厅里找个位子坐下吧。我,我马上就好,马上就出去。」巴迪很高兴她回答了他,而且她说她马上就出来。他穿过走廊,来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玛勒又擤了擤鼻子,然后从床上起来,本来就要出去了,但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那套布料少得可怜的比基尼就又转回了身。「我不知道和巴迪谈话时该穿什么比较合适。」她想,「它已经让我太伤心了!」她走向卧室的衣橱,脱掉游泳衣,穿上一件垂到地板的长衣,「这样似乎更好一点。」然后她舒散开自己的长发垂至肩膀,又做了一个深呼吸,打开了卧室门。

  当玛勒身着长袍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巴迪感到有些惊讶和失望。他当然希望她能够再穿起比基尼。她走到沙发旁坐下刻意与他保持一点距离,交叉起自己的双腿。

  玛勒做了个深呼吸,「巴迪,」她说,「我想向你道歉,我需要向你道歉…」「为什么?」年轻人打断了她。

  「因为刚才的情形。」玛勒说。

  年轻人困惑的看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说。

  「他好天真啊!」玛勒想,「他不会是个处男吧?」她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的思维回到现实中来。「巴迪,我,我知道你想压在我身上把我碾碎,」她停了一下,看一眼她不能定义的年轻人的眼睛,「并且,并且我利用了这个优势,」她继续道,「我戏弄了你,我知道我不该那样做。」巴迪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震惊的听到原来玛勒知道他想把她压碎的想法,但是他不介意自己被戏弄,一点也不。「没,没什么的。」他温柔的说。

  玛勒抬起头,「不,巴迪,不是没什么的!」她说,「我,我已经…」另一轮内疚的想法遍及她的全身,毫无征兆的,她忽然大哭起来。

  第一章下

  玛勒再次哭起来的时候巴迪显得手足无措。他以前看多女人哭,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象她这样几乎是发狂的哭。「也许,也许我该给她一个拥抱吧!」他沉思。他起身,移到哭泣的女人身旁的沙发坐下,坐在她的旁边,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哈里斯夫人,还,还好了,你没有使我很烦的,」他说。

  玛勒太需要安慰了,毫无想法的,她斜对着巴迪,自己的脸就很自然的放在巴迪的脖子上。她感到他的双手开始环绕着她并且他在她耳边温柔的叹息着。此时,她需要一个人好好关心她。

  巴迪发现自己正搂着梦中情人的时候开始发抖起来,以前她从未哭过,他已不知道将会和她发生什么。他用自己的双手环绕着她其中一只手在她的后背来回抚摩着,另一只手则轻拍她的后背努力给她些安慰。他努力调整自己的鼓胀的阴茎的位置,不愿让哈里斯夫人发现他的小秘密。她仍然在哭,他感到自己的脖子和T恤都被她的泪水弄湿了。

  过了一会,玛勒的哭泣声逐渐小了演化成阵阵的抽涕,她仍然在他的怀里她的脸仍然贴在他的脖子上。最后她向后倾斜了下身体,从长袍的衣兜里拿出面巾纸擦了擦眼泪,擤了下鼻子,然后把纸放回衣兜,她看着巴迪。他带着从未有过的困惑望着她。她用手温柔的抚摩着他的脸颊,说道,「哦,巴迪,也许你是我唯一真正的朋友呢!」然后,带着几乎相同梦想的两个人不知道是谁更主动了些,他们接吻了。巴迪和玛勒有生以来从未有过这种接吻的体验,这是他们曾经所有经历的最美妙的一个长吻。玛勒的手抓住巴迪的后脖以便她的舌头能更加直接的刺进他的嘴里,而他也在努力的响应着。她已不记得最后一次是谁吻了她只记得现在这个年轻邻居在吻她,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着仿佛有电流穿过她的全身。实际上,她感到自己的阴道已经潮润起来乳头也硬了。「哦,天啊,我这是怎么了?」她想,「我,我不应该这样做吧,」但是她继续和年轻人热烈交替吻着。

  巴迪不太会接吻并且面对玛勒的热情有些眩晕。这样交替吻着的感觉比他生命里以往的任何时刻的感觉都要好。在他的梦里,吻她的感觉很好,但是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好。现实是比白日梦更精彩的。他决定只要哈里斯夫人允许他就要好好享受好运气。

  在他们接吻空闲的当,玛勒有些呼吸困难于是开始努力控制局面。在她开始之前,她感到年轻人的嘴唇和舌头爱抚着她的脸颊、脖子,然后她感到他除下了她的长袍,他的嘴唇富有经验的向下吻去,她胸部以上的皮肤已经裸露出来。

  「我需要在他继续往下之前让他停止。」她想。她努力的说道,「巴迪,请停下来。」但是实际上,她说的却是,「哦,巴迪,巴迪,请你,请你!哦!」巴迪不相信哈里斯夫人会让他做他想做的事情。他继续吻着玛勒的肩膀和前胸滑嫩柔软的皮肤。他设法脱掉她的长袍。他不能确信,但是他想她会主动帮他把长袍除掉。然后,他用自己的嘴唇和舌头继续探寻她可爱的肉体。他滑动自己的双手到她的后背,到她的比基尼,在她阻止他之前,他已经开始把她的比基尼解开了,虽然他并不能确认自己是否能把它解开。当他发现她比基尼的绳结的时候内心一阵狂喜,他解开绳结,感到比基尼的上衣就一下松开了。他一阵发抖。

  他就要看到和感触哈里斯夫人的乳房了!

  当玛勒帮助年轻人除掉长袍的时候自己感到非常惊讶。好象有另一个人,而不是她,在操控着她的身体。「哦,不!」她想,而这时,年轻人已经把手滑向她的后背摸索她的泳衣胸罩。「哦,啊,啊啊啊!!」当她感到她的乳罩松开的时候,她发出低沉而连续的声音。她的身体感觉好象着了火。「我,我必须,我必须阻止他!」她想,但是她的内心深处知道自己并不能也不想去阻止他。

  年轻人剥掉本来就不大的泳衣胸罩,开始凝视着,瞪大了眼睛看着玛勒的乳房。它们比他梦想的更加华丽!它们仅仅有一点点下垂,在他看来,这是他所看到的最美的乳房。粉色的乳头点缀着美丽的乳球。「我必须要吸吮它们了。」他想。他倾了倾他的头,开始吸吮起来。

  当巴迪开始吸吮她的乳头的时候,玛勒经历着入迷的冲动,她感到自己好象要晕倒。为什么以前汤姆就没有这么在意过她的乳房呢?她不能叫。直到她记得她的丈夫从来没有让她感觉这样狂热而她的年轻的邻居却做到了。他先是吸吮右侧的乳房,然后是左侧的,他的嘴唇和舌头是那样温柔有韧劲。当他的嘴唇在这个乳房上的时候,他的手就在另个被忽视的乳房上摩挲着。玛勒不知道巴迪以前有没有性经验,但是她能肯定的是他是一个富于性爱技巧的大师。他使她喘气和呻吟,几乎无暇它顾。

  事实上,巴迪以前只有一次约会摸了几下那个女孩,还从来没有抚摩和亲吻过女人的裸露乳房,他并不知道该做什么和怎样做,所以他只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并尽可能温柔和注意哈里斯夫人的反应。从她发出的声音判断,她使劲地抓住了他的头,而且她的身体在摇摆,他心里欢喜的认为他做的没错。因为他没有被告知停下,所以他就一直的做,做下去。他张开一只手,顺着女人平坦的小腹摸下去,达到她比基尼短裤的底部。他从来没有触摸过女人的阴部,但是好在他读过大量的成人杂志,所以他的手指触摸到一些湿淋淋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

  「噢,啊!她湿了!她想要了!」他兴高采烈地想。他有一些奇怪他手指所触摸的阴毛有些稀疏,他猜测一定是哈里斯夫人为了穿比基尼短裤而把它们修剪整齐了。他让自己的手指在所遇的潮湿中继续探索,当他发现鲜活肉体的肿胀下面有一个小肉瘤的时候,就稍微用力开始摩擦轻按起来,他听到哈里斯夫人呻吟着浑身发出阵阵的颤栗。「这一定是她的阴蒂,是阴蒂了!」他想。他重复的爱抚着,从手指传来的反应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快感。

  玛勒不知道在巴迪的爱抚和刺激下这种快感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开始用手指爱抚她的阴道乱摸着她的阴蒂,每次他的手指扫过她敏感的肉芽都会使她呻吟和振颤。她的体内就象一个极大的弹簧,他爱抚她越久,那弹簧就绷得越紧,年轻人的爱抚使她感觉非常舒服,她知道,过一会,那弹簧就会释放,她将体验到强大的使自己晕倒不起的感觉。突然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内好象有什么东西被折断一样,强大的高潮刺激一下把她淹没了。「哦啊啊啊啊!」她呻吟着,「巴迪,啊!巴迪,哦,是的,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她的身体开始摇摆继而开始抽搐,但是这抽搐的感觉是极美妙的!

  巴迪还在试图用手指爱抚玛勒的阴道,但是她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使他完全惊呆了,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下腹部不停的向上顶起,她的阴道痉挛使劲的挤压他的手指。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抓紧了他的胳膊并且随着她的抽搐越来越紧,他看着她的脸突然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天!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表情!」他想。然后,他意识到他的女伴正在经历着性高潮自己得到突然的骄傲,「我让她来了!我真的让哈里斯夫人来了!」他想着,自己也开始发抖。

  玛勒所经历的高潮体验还在持续着,她不想停止,但是,逐渐地,高潮开始消退。玛勒筋疲力尽,她让自己倚靠着沙发,伸直刚才蜷曲的腿,上气不接下气。

  她感觉到巴迪的手从她的阴道溜掉温柔地滑到她的腿上,她不知道他从哪里学到这么熟练的性技巧,但是到目前为止,他所做的已经远远超出她事前最大的预期。

  他的手指在她的大腿上不断的摩挲,再一次使她发抖起来。她的一只腿搭在沙发的扶手上,这样她的阴道大开在年轻人的眼下。「哦,天!」她想,「如果他喜欢这样,他会使我发狂的!」她温柔的呻吟着,但是并没有试图让巴迪停下来,实际上她根本不想让他停下来!当她感到他的手指把她的游泳裤解开的时候,她的体验一下飞跃到了另一个层级。

  巴迪松开了哈里斯夫人的游泳衣,接下来把那几个小布片脱掉到地板上,然后他蹲下身把自己的短裤脱掉,他的阴茎已经坚硬得不行一下就蹦了出来。他凑上前去,一直凑到他美丽邻居的张开的大腿处。他知道自己面临一个问题。他想干哈里斯夫人,但是他还知道该怎样才是正确的干。他知道自己的阴茎想要进入她的阴道,但是他没有过这类经验。

  玛勒躺在那闭上眼睛,当巴迪停止抚摩她的时候,她几乎闻到了巴迪唤醒她的性的气息。她感觉到巴迪在沙发前走来走去,睁开眼睛,意识到他脱下了他的短裤,他的直挺挺的阴茎使她发烧又不得不凝视。他草草的分开她的双腿的时候,她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他就要上来了,把他肿胀的肉棒放进来了!但是在她十分想要的时候他停止了,她看着年轻人的脸,看上去他好象遇到了难题,很快,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到我身上来,巴迪,」她温柔的低语,「到我身上来,吻我。」年轻人这样做了,她动了动身体,把他肿胀的肉棒攥在手里,然后引领着它进入自己敞开的阴道。她感觉到了它的头,揶揄着她,接着他放低了他的身体,当他的阴茎毫不客气的全部进入她的阴道的时候,她长喘了一口气,天,这感觉实在太好了!

  巴迪的阴茎进入哈里斯夫人温暖潮湿的敞开处的时候,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读过很多关于做爱的书,知道那种感觉很棒,但是他并没有准备好体验把自己的阴茎全部埋葬在他最喜欢的女人敞开阴道的感觉。她的阴道一松一紧的抓着他的阴茎,他感觉那样兴奋,那样潮湿,还有难以置信的温暖。他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那种奇妙的快感席卷他的全身,他感觉自己的阴茎仿佛在流水里。他开始移动自己身体做着最古老的活塞运动,发现这种感觉惊人的美妙。他想要缓慢一点,想使自己第一次的做爱经历尽可能长一点,但是他的身体仿佛不听话,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

  玛勒做好了与这个年轻人第一次性交时间很短的准备,她认为他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他真的开始起来的时候她却十分惊讶,他在她的身体里并没有很快结束,他的下身继续干弄着她,他的惊人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持续的爱抚着她。他快速有力的抽插使她的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螺旋上升,「哦,上帝啊,为什么我没有早一点与他做呢?」性饥渴的女人自问的时候年轻的男人的身体正拍击着她,他的阴茎抽插到她的阴道深处,「他太难以置信了!」「哦,是的,…巴迪!噢,天,是的,巴迪!噢,是的,噢!是的,巴迪!」她咕哝着,他继续干弄着。他快要坚持不住了。「噢!天,干我,巴迪!干我!求你!给我吧!给我!」她尖叫着。

  她的身体像是被捅破了一般再一次发生了痉挛。「噢噢噢噢!噢!巴迪!噢噢噢噢噢噢!巴迪巴迪巴迪巴迪!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巴迪感到哈里斯夫人的身体再一次发出了振颤,接着有种明亮的光从自己的后脑升起,那种敏锐的奇妙的感觉像是子弹一样射穿了他。他感到自己的体内先是一紧然后一松,他的火热的精液喷薄而出全部射进哈里斯夫人的体内。「噢噢噢噢噢噢!」他呻吟着,把自己的下体紧紧压在她的身上,感觉着她的身体在自己下面摇摆。

  筋疲力尽了,两个人互相枕着对方的胳膊躺在沙发上。年轻人发现自己很难相信事实上他已经和哈里斯夫人做爱了,但是证据摆在那——她裸露着美丽的胴体,枕着他的胳膊,对他微笑着。

  「巴迪,你从哪里学会象这样做爱的?」玛勒温柔的问,用她的手爱抚着他的脸。在她看来,这个年轻人做爱的技巧和能力远胜于自己的丈夫。

  巴迪的脸一下变红了。「我,嗯,…,我,我不知道,」他回答,「我刚刚和你做的时候你好象很喜欢,我,…,我做得好么?」玛勒亲了他一下,「当然很好,」她回答,「从来没有人象你做得这么好!

  你觉得好么?」

  巴迪笑着点了点头,「我,…,我从来没有做过,嗯,做过爱,…,感觉,感觉真的是太好了!」玛勒意识到年轻人暗指的含义时差点晕过去,「巴迪,」她说,「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你第一次做爱么?」年轻人的脸变得更红了,他点了点头,「啊,…,啊,是的,是我第一次做,」他羞怯的回答。

  「我的天!」玛勒喘了口气,「巴迪,如果你第一次就做得这么好…」她停了一下,身体发抖了抖,「你将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男人。」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可能是非常美妙的危险,」她补充道。

  「哦,」年轻人应了声,脸上还是红红的。

  「巴迪,让我起来哦!」玛勒说,「我必须要用下卫生间了。」她拿开他的胳膊,站了起来,看着沙发上的巴迪,他的眼神还是有些贪心,「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呢?」她问道。

  「啊,我爸爸妈妈到我阿姨家过周末去了,」巴迪告诉她,「他们将在星期天的晚上回来,所以…」「那么你为什么不到卧室里去等着我呢?」玛勒建议道。

  「哦,我的天,我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了。」她边走过门厅边想,「整个周末和他一起,我可能都要足不出户了。」她带着畅快的欢笑走进盥洗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