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西湖边上的骚妇人
西湖边上的骚妇人
杭州西湖之滨有一李家庄,是杭州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周围百姓仅知道李府人丁兴旺,李府主人李炳生曾经在云南做过知府,平日与官府素有来往,地方上势力很大,流氓土匪也不敢招惹。

  李老员外年有六十五,只有一子单传,取名李良,也已经成家立业。两个女儿二十多年前早已嫁到萧山县洪家庄和临安县傅府,可说是家大势大。

  李府边上就是西湖,西湖边有个亭子,叫风波亭,那是宋朝岳元帅就义之地。亭子边有一大酒店,叫岳王酒店,只要有人来风波亭来悼念岳王的,都是江湖人士,自然无一不来岳王酒店一品知名的女儿红。

  店中北边临楼角落一桌子上,坐了两个灰衣精壮中年汉子,都大约三十七、八岁,面色金黄,双眼炯炯却东张西望,似乎在等人。可等的人却总不露面。

  一灰衣汉子说道:“三哥,那李府不过一个回乡的知府小官,最多有几个护院武师罢了,难道非要等五师叔来吗?”

  另一灰衣汉子笑了笑,可一见他笑,却好像比哭还难看。他向窗外看了看,说:“五师叔来了,也不能动手,就是师父亲自来,也要看看那老东西武功进展如何,毕竟他们有二十多年没交手了。老七,想当年他们都是江湖五尊之一,这些年功夫都没丢下,谁知道谁更行了。”

  老七吓得酒都快吐出来了,惊声说道:“幸好我昨天没动手,要不然死无葬身之地了。”

  三哥问道:“昨天什么情况?”

  老七回答:“昨天我看到李府出来一娘们,看起来像五十多岁,再看又好像二十多岁,长得美艳,一双媚眼好像会说话似的,比师娘还漂亮;后面跟着几个妇人和家丁,那几个妇人也是艳丽万分,看得我当时就想……”

  三哥听到马上阻止老七:“不要再说,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赶快走,通知五师叔换地会合了。”

  两人说也不多说,付了银两就朝东门走去。他们俩一走,旁边一素袍老者也随之起来,追了上去,只是功夫比起那两人却差了很多,一会儿就不见人了。

  旁边马上有一汉子凑上来,说道:“陈总管,我知道他们是从北方来的,住在天香楼,兄弟们注意好几天了”

  陈总管吩咐道:“小三,你再去查查他们,我要回府跟老爷说下这事。”

  原来素袍老者是李府陈总管。只是这个李府真的是藏龙卧虎之地吗?

  李府是大户人家,府第也建得极大,后院还有一个花园。花园不大,可也布置得极有江南风味,灵气十足。李府的妇人小孩平时最爱在这里玩耍。陈总管从后门进来,只见大公子李文剑和二公子李闻磬在同自己儿子陈晓飞东跑西躲,不知道玩什么,也不理会,直接奔前院大厅而去,他知道老爷一定在前院大厅。

  刚到前院,只见一个高大美艳的中年妇人叫住他:“盛东,有何事情如此匆忙?”

  陈总管一见是自己妻子江氏,急忙说道:“可能北边来了对头,我得向老爷禀告,你去后花园照看一下公子小姐。”

  江氏原来是李老夫人的陪嫁丫鬟,李老夫人作主把她嫁了陈盛东,陈盛东也因妻子升做了李府总管。

  这江氏生得有六七分姿色,身材高大,大腿特别修长,全身皮肤细腻似雪,双乳丰满,屁股巨大,一双桃花眼让陈盛东在床上迷醉不已,婚后不到十年,陈盛东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江氏只能有上顿没下顿,从丈夫身上再也无法找到那欲仙欲死的感觉了,不时也在外面找些野食,只是再难以找到比陈盛东年轻时更好的阳具了,几个情人也甚至不如现在的老公。

  江氏一边幽怨,一边来到后花园。刚进花园,只见几个玩耍的小子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江氏一阵小跑来到假山前,突然屁股后面着了一下,“啪!啪!”

  一个小石头打在她那肉乎乎的股沟下面。江氏一惊,心想又是哪个捣蛋鬼,扭头一看却无人,只听假山里一阵“哗啦”响,江氏回头就钻进假山,果然看见一个少年躲藏在假山洞里面,隐约见他衣着光鲜,似是二房里的磬少爷。

  这磬少爷长得风流貌美,平时就爱和丫鬟纠缠不清,江氏也曾被他调戏过,乳儿和肥嫩的屁股都让磬少爷捏过好几回。这回磬少爷居然敢再次调戏自己,江氏一丝羞怒,还夹有一丝丝的心动,自己难道真有这么大的诱惑力吗?

  江氏悄悄地从绕到磬少爷后面,一把抱住,说道:“小磬,你这个小鬼,又在调戏你江姨娘,看我不打你屁股!”

  江氏一搂之下,感觉有点不像是磬少爷,可洞内黑漆漆一片,瞧不清少年脸孔,不觉一呆,问道:“你是何人?”

  那少年也不搭话,反转身子,任由江氏搂抱。江氏本性淫媚,也趁机将少年搂得紧紧的,鼻子闻着那股少年特有的阳刚气息。

  两人越搂越紧,江氏全身紧贴在少年的身上,突然感觉小肚下面有一硬物顶在自己双腿之间,她不由娇躯一颤,埋藏在心底的欲望一丝一丝地在下身涌动。

  丈夫好久没有操过自己了,现在磬少爷那硬物顶在自己下身,刚好顶在那要命的女阴部,哪里还忍得住?再不顾什么脸面,嘤的一声,两只纤手就挂在少年脖子上,香唇紧挨着少年的粉脸,轻轻娇吟:“好少爷,江姨都七老八十了,你还要挑逗我不成?”

  少年也轻轻回道:“江姨,您不老。您这么艳丽迷人,虽然徐娘半老,但却风韵娇媚,我每次看见您那丰美的身子,恨不得马上和您共渡巫山。”

  那少年一边说,一边温柔地将江氏的粉脸捧在手上,嘴对嘴轻轻吻了上去。

  江氏的丈夫从未这样温柔过,被少年一吻,登时就感到全身酥麻,不由张开小嘴任由少年亲嘴啜舌。

  少年看江氏也有如此情意,就不再迟疑,一只手顺势就从江氏的玉背迅速向下滑去,直接捏住江氏的丰臀,一会儿捏揉江氏又肥又嫩的大屁股,一会儿轻轻抚摸着股沟间的臀肉。江氏像小鸟般依偎在少年的怀里,两瓣丰嫩肥美的大屁股任少年捏弄。

  她知道自己最诱惑男人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屁股,每个偷看她的男人总是先把目光聚到她的屁股上,然后再向上偷看她的丰乳。而江氏总是故意摇着她肥美的大屁股从男人身边走过,而胆大的男人则故意在她经过的门槛边等着她,趁两人通过狭窄的门槛时找机会摸一把她丰嫩的股部。江氏也从不放过这个迷住男人的机会,这几乎成了她的爱好,但只限男人偷偷地摸一下而已。

  但是,今天这个少年却没有偷偷地摸,而是肆意抚摸她。江氏被少年捏住屁股肆意玩弄,不禁也春意绵绵,不由自主地自己掀起下身衣裙露出一条修长的大腿,少年一只手顺势就抚摸着她裸露的玉腿。江氏身高马大,秀腿丰嫩,长长的大腿更是又白嫩又丰满。

  江氏为了让少年更好地抚摸大腿,将一条大腿抬了起来,盘在少年腰间,少年的手掌就自然地从江氏大腿摸向她的腿间,自她丰嫩的肥臀后面滑到了江氏最隐密的女阴私处。

  江氏下身一阵抽搐,刚才被少年亲嘴摸屁股就已经感到下身早已淫水暗涌,这一下让少年隔着衣裙摸到阴部,更是感到欲念大炽,不由妖喘吁吁娇声轻呼:

  “磬少爷,别……别这样,妾身好难受……啊……你这个小鬼,啊……不要,你不要乱摸,妾身的那地方你不能乱摸的啊!”

  那少年却不停手,反而另一只手再伸到江氏胸前,按在江氏丰嫩硕大的乳房上面,一边揉捏江氏的肥乳,一边继续抚摸江氏的女阴。

  江氏娇羞不语,身子却随着少年的抚弄轻轻颤动。少年见江氏脸色艳丽,不由更为喜欢,摸弄江氏下身的手竟然轻轻地把江氏的小衣半解,将遮住江氏女阴的裤角掀到一边,江氏的下身就被少年肉挨肉地抚摸上了。

  少年一把摸到江氏的女阴处,“咦”的一声,江氏脸色更加羞红,把头埋在少年肩后。原来,江氏女阴处的阴毛刚刚修剪过的,阴阜上面的阴毛留了一个三角形的,两片肥嫩的大阴唇旁边全部刮得干干净净,似个小女孩一样,鼓凸凸像个白白的馒头一样。

  少年何曾见识过如此骄艳的丰满妇人,自也是心里一阵兴奋,轻轻地问道:

  “江姨,陈总管好有艳福啊,竟能娶到像你这样的女人。这么大的奶,这么丰满的屁股,这么肥嫩的屄。江姨,你的屄好肥啊,我最喜欢摸你的肥屄了。”

  江氏听到少年调戏的话语,不由也娇声呻吟般地轻语:“好少爷,不要啊,不要欺负妾身的那个地方了,妾身让你这个小鬼这样弄,你陈叔叔知道会打死我的……别……少爷……”嘴里虽然拒绝,身子却是欲拒还迎,任少年摸弄女人最隐密的私处。

  第二章究竟是谁

  少年在江氏耳边轻声细语:“江姨,不知道陈总管在操你的时候,你也说不要摸那个地方吗?你们在床上的时候叫那个地方叫什么啊?还有,你也是妾身妾身地称呼自己吗?”

  江氏见少年问出如此不堪的事情,娇声骂道:“小鬼,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这个小鬼,别想妾身说这些给你听。嘻嘻……少爷,你的手好坏啊!又摸到妾身的那个地方了……”

  少年一只手捏住江氏胸前的硕乳,另一只手却在下边悄悄滑动到妇人身后,撩起妇人的衣裙,将妇人的小衣全部解了下来。江氏娇羞难言,却轻轻移动玉体配合少年解衣宽带,一下子江氏的下身衣裳全褪,雪白的下半身全部露了出来。

  少年在黑暗中隐约瞧见江氏白乎乎的屁股,不由淫欲大发,揉捏了一阵后竟然用手掌在江氏肥大的屁股上“啪、啪”地打了两巴掌。江氏吃痛后一声惊叫:

  “哎哟,好痛!好少爷,不要打妾身的屁股了啊……啊……”

  少年却在江氏左边的屁股上打一下,再又在右边屁股打一下。江氏肥美的两瓣大屁股让少年打得不亦乐乎。一边打一边说:“江姨,你说不说?快说,你和陈叔叔在床上的时候把那个地方叫什么啊?在床上你自己叫自己是什么啊?”

  江氏白嫩的大屁股遭少年连连打了好几下,又痛又羞,那大屁股让少年左边一下,右边再一下连续掴打,把个雪白的大屁股打成通红一片。少年一边掴打江氏的大屁股,一边叫道:“江姨,你快说啊,要不然我还要用力地打你的大屁股啊!”

  江氏的大屁股被少年打得一阵颤抖起来,连动那下身女阴也随之感到异常快活。江氏再也忍不住羞耻地吟叫道:“好少爷,亲亲的少爷,啊……妾身家里的在床上弄妾身时,就爱叫妾身是淫妇,妾身那个地方叫屄……啊……亲爷,亲达达……淫妇受不了啊……”

  少年看江氏吞吞吐吐地也不全说,再不留情,用力地拍打着江氏红通通的大屁股,说道:“江姨,还有呢?你要把你家里的在床上如何弄你全部告诉我!”

  江氏无奈之下只好娇声把自己在床上和老公的淫话都说了出来:“亲达达,淫妇家里在床上操淫妇时就爱叫淫妇是骚屄……浪屄……肥屄……贱屄……还要淫妇叫他大鸡巴达达,大鸡巴亲爹……“少年听了江氏的淫语,不由更加性欲大发,不住地在江氏乳房和下身妇阴处揉摸,把江氏弄得春情汹涌,性奋不已,不住发出高亢的淫叫。少年也是高兴,不住催江氏说出更加淫荡的淫语:“江姨,给达达再叫几声好听的淫话……达达最爱听淫妇你说最下流最淫荡的话……”

  江氏的淫情已经被少年激得高昂难忍,自己已经是年过四十的妇人了,却给这个十几岁的少爷肆意玩弄女人隐密之处,那硕大的奶子和肥嫩的阴户全部被少年又摸又揉,这淫荡缠绵的滋味何曾在丈夫身上享过,早已忘记和丈夫的恩情,一心全扑在少年身上,听到少年要求的话,竟依从少年的话,樱桃小嘴附在少年耳边不顾羞耻淫声浪语:

  “亲达达,大鸡巴达达,你好会玩女人的屄,淫妇的肥屄都让达达捏出阴水了,大鸡巴亲爹,淫妇的阴户舒服死了!哦……快活死淫妇了,淫妇的骚屄今天就让亲达达你一个人随便摸随便玩……好会摸屄的大鸡巴亲达达……淫妇的肥屄好爽……再用力……“江氏一边在少年耳边叫唤无比下流的淫话,一边伸出纤纤玉手探到少年双腿之间,一把抓住少年阳物。那娇媚的叫床声让少年迷醉不已,阳物早已硬得似铁棍一样,江氏一摸之下,不由惊叫起来:“好少爷,你的鸡巴好大好粗啊!大鸡巴亲达达,淫妇从来没有见过亲达达这么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比我家里的大好多啊!没想到你这个小鬼,人小鬼大,才十来岁就长了这么一个大鸡巴。”

  原来江氏摸到少年胯下之后竟然发现少年长着一根长有六寸、似婴儿手腕般粗壮的大鸡巴,比丈夫的要粗一倍、长二寸多。她不由感到女阴处一阵兴奋,那淫水不禁有少许溢了出来,淋湿了整个阴户口。

  江氏不由想起当年失身给大爷时的情景,大爷的鸡巴比起磬少爷的要稍小几分,但也曾操得江氏的肥屄高潮迭至、死去活来,兴奋得哭爹叫娘。磬少爷是大爷的侄子,也可能是李家的遗传吧,都生了一个这么硕大的鸡巴,天生是个操屄的好手。不过听声音,少年不像是磬少爷。莫非是剑少爷?也不像。

  江氏淫欲虽然高涨,但也要知道究竟是谁操了自己啊,她轻轻地对着少年问道:

  “大鸡巴达达,你是磬少爷吗?你的大鸡巴如此粗壮,淫妇的心思全在这大鸡巴上头了,骚屄挨不住了,想要亲达达的大鸡巴操个爽快。啊……达达,你摸一下淫妇的肥屄,都为你这个大鸡巴流了好多的屄水了……亲爹,大鸡巴亲爹,淫妇的肥屄又鼓又涨,弄过淫妇的男人都会夸淫妇的肥屄最好……亲达达,大鸡巴亲达达,你喜欢不喜欢淫妇的肥屄呢?”

  少年一边摸弄江氏肥美的淫屄,揉着她硕大的奶子,一边淫荡地调笑:“达达当然喜欢江姨你这个淫妇的肥屄了。来吧,你转过身子,让达达看看你的大屁股。”说着便拥着江氏,两人揉揉抱抱地进了假山洞坞深处。

  少年反手按着江氏玉躯,就把江氏按倒在地,让江氏似母狗一样爬在地上。

  江氏已经对少年动了淫情,虽然娇羞不已,却依然半推半就随少年搬弄,身子翻转,把大屁股高高地翘起。

  少年把手伸到江氏大屁股上面,将妇人下衣掀开,洞坞中光线不好,少年只觉得妇人后面白花花一片,这妇人居然穿着白色的下衣,伸手一摸却不是衣服,竟然是妇人肥嫩的大白屁股。原来江氏淫情发作,顾不得女人家的羞耻之心,自个把自个的小衣先解了下来,一下就把白白嫩嫩的大屁股露在少年面前,在洞坞中显得白花花的一片。

  少年双手摸到江氏肥嫩的屁股,紧紧地按在上面,只觉得妇人的屁股肉嫩皮滑,左右两瓣肥大的屁股又肥又圆,不由欢喜得又捏又揉,不时地在妇人大白屁股上狠狠地掴上几巴掌,只听到“啪!啪!”巴掌打在妇人的大屁股上面,打得妇人越发淫欲勃勃,不顾羞耻直发出高亢的淫叫:

  “大鸡巴达达,不要啊!亲爹,大鸡巴亲爹爹,饶了淫妇的大屁股,打得淫妇的大屁股好痛啊!啊……淫妇的屁股都让大鸡巴达达打红了……”

  少年压在江氏玉背,一边操屄一边玩弄妇人白玉般的身子。一会儿手伸到妇人胸前捏住她两只晃来晃去的大奶抚揉乳头,一会儿摸到妇人胯下剥开江氏肥嫩的阴户肉片,揉弄她的阴蒂。江氏淫欲难耐,那阴蒂在少年抚揉之下,竟凸出阴户肉片外面来,原来江氏天生异秉,那阴蒂生得比平常妇人都要大,一经男人抚弄就涨出阴户。

  少年两只手指捏住妇人红红嫩嫩的阴蒂,轻轻揉摸妇人的阴蒂头,那儿是江氏最为敏感的性区,经少年捏住阴蒂玩弄,妇人顿时就一阵舒麻,阴户生出一股想挨操的欲火,在下不住地呼叫“达达”直流水。

  少年见江氏如此风情,再也忍不住,解开下衣,抽出胯下又粗又硬的大鸡巴顶在江氏大白屁股后面,那坚硬的大鸡巴紧紧压在江氏下身女阴上面,江氏只感到巨大的鸡巴头撑开了她那早已淫水淋漓的肥硕阴户,一下子那粗壮的阳物就直捅进江氏的屄心,把个江氏的阴户撑得满满的。

  江氏在让少年的大鸡巴操进屄心时,就感到下身阴门奇涨无比,一股热辣辣的感觉在她下身阴户深处爆发。江氏那许久都未骚动过的淫情今天全部被少年的大鸡巴撩了起来,江氏性欲高昂地淫叫着,情不自禁地向后面迎接着少年的大鸡巴从屁股后面操进她的屄心。

  少年猛烈地操着江氏肥嫩的肉屄,把江氏的阴户操得发红发涨。江氏从未让如此巨大的鸡巴操过屄心,这种母狗交尾般的后交动作也让江氏深迷其中,平时老公很少用这种动作操她的屄,每回老公用那并不粗大的鸡巴后交式操她屄时,江氏总感到屄心中有难以言表的舒爽感。这下让少年一顿猛操,下身女阴舒畅万分,屄心里不住地流出香美的阴水。

  不一会儿,江氏就被少年从屁股后面操得欲仙欲死,屄心舒服得兴奋难言,不由自主小嘴里发出下流的淫叫:

  “哦……操死淫妇了……大鸡巴达达……你的大鸡巴操得淫妇爽死了……哎哟……用力……再用力操深一点……大鸡巴都把淫妇的骚屄操翻出来了……亲达达,大鸡巴达达,不管你是谁了,淫妇都要让你操屄,随便你操个够。从屁股后面用力操淫妇的肥屄,大鸡巴亲爹爹,把淫妇的肥屄操得发肿了,淫妇的屄心让大鸡巴爹爹操得鲜红了……好大的鸡巴……淫妇从来没有让这么大的鸡巴操过肥屄,今天爽死淫妇的肥屄了……“

  少年听到江氏下流无比的淫言荡语,也不禁一边操着江氏的屄心一边调笑:

  「江姨,好淫妇,今儿达达就操死你这块肥屄。肥屄,达达操屄厉害不厉害啊?

  有没有你老公操得舒服?这块肥屄都让几个男人操过啊?哪个男人操屄比我还厉害?」江氏听了少年调戏的话,满脸通红,羞羞地说道:「亲达达,大鸡巴达达,淫妇的肥屄让达达操得最舒服了,淫妇的老公从来没有把淫妇操成今天这样屄红肉涨。淫妇也从来没有让其他男人操过肥屄。亲爹爹……大鸡巴亲爹爹,淫妇这块肥屄没见过大鸡巴,今天总算让亲爹爹的大鸡巴操年痛快了,有大鸡巴达达这么粗的大卵子操过肥屄,也不枉娘生了淫妇这个好肥屄。亲达达的大鸡巴操死淫妇这个肥屄了……操得骚屄爽死了……」少年见江姨装清高,不由怒火中生,一隻手在江氏大白屁股上「啪!啪!」拍打起来……一连打了二十多下,把江氏雪白的大屁股打得半红。他一边拍打江氏雪白的大屁股,一边揪住妇人胸前硕大乳房那凸出的大奶子,把个妇人奶子揪得发硬。少年对着假装清高的江氏说道:「淫妇,达达问你,你这块骚屄让几个男人操过?」江氏吃少年这般玩弄,居然有一种犯禁似的快感让她魂不附体,奶子被少年捏得发涨,雪白的大屁股让少年打得不亦乐乎,奶子和屁股上的疼痛感觉让江氏的阴户屄心也爽得几乎要受不了。

  听到少年再次问她有几个男人操过她的淫屄,江氏荡声淫语说了出来:「大鸡巴达达,不要打淫妇的大屁股了,淫妇的大屁股痛死了……哦……淫妇全说给大鸡巴达达听……哎哟……大鸡巴达达把淫妇的奶头捏得肿起来了……亲达达,你饶了淫妇的奶子和屁股吧,淫妇最喜欢亲达达的大鸡巴了,亲达达的大鸡巴操得淫妇的屄心都快活死了……没有人比亲达达还会操屄……」「淫妇以前和好多男人操过屄……就是亲达达的鸡巴最粗最长,能操到淫妇的屄心最深的地方,淫妇的肥屄从来没有这么人操得这么舒服。哎哟……大鸡巴达达,真的操红了淫妇的肥屄了……把淫妇的屄水都操出来了……好快活……好舒服啊……」「淫妇以前和大爷操过屄,和二爷操过屄,也和伙房的阿全操屄,还和看门的琴童操过屄,还有和对门卖肉的张叁操过屄……大爷是你爸爸,他操屄也很厉害,不过现在不行了,鸡巴也没有亲达达的大鸡巴粗。只有亲达达的大鸡巴能操得淫妇的肥屄真正舒服,真正痛痛快快。哎哟……亲达达,你究竟是不是……」见江氏风情万千地说着这么淫荡的事情,少年听得淫兴大发,胯下的阳具越发坚硬,一下比一下凶猛地插进江氏那饱受操弄的肥屄。江氏又是被少年操得淫声大叫,下面不住直流阴水。

  少年操着妇人的肥屄,一隻手在下揉捏妇人的硕奶,又滑到妇人双腿间摸到妇人阴户,不住揉捏妇人肿涨凸起的阴蒂,捏住阴蒂头一阵揉动,把江氏揉得屄心直打颤,小嘴里不住地说着下流无耻的淫语:「哦……大鸡巴达达,淫妇今天让大鸡巴达达操死了……淫妇的肥屄让达达的大鸡巴操红了……哎哟……达达……达达……的大鸡巴比大人的鸡巴还大好多啊……淫妇让大鸡巴从屁股后面操得流了好多屄水了……呀……淫妇的肥屄爽死啊……亲达达……你捏得淫妇的阴蒂好舒服,淫妇快活死了……」「好达达,喜欢从屁股后面操淫妇的肥屄吗?喜欢从屁股后面操淫妇这块鲜红的浪屄吗?淫妇好喜欢让达达的大鸡巴从屁股后面操淫妇的骚屄,达达都把淫妇的骚屄操得又红又肿了……」少年淫笑着猛操江氏那稍微红肿的肥屄,一下比一下深地从江氏屁股后面操进江氏肥嫩的骚屄。一边操着江氏的屄心,一边继续调笑江氏:「淫妇,你这个骚屄淫妇,让大爷操屄,让二爷操屄也没什么,居然还让伙房的阿全、看门的琴童、卖肉的张叁操屄。你这个骚屄都让这么多男人操过了,今天达达要教训你,让你嚐嚐达达的厉害,让你这个淫妇偷汉子,让你这个骚屄发浪,让别人操你的肥屄。达达今天要打肿你这个淫妇的屁股。我打……我打……你这个想要操屄的淫妇,说,你还想偷几个野男人?还想让谁操你的骚屄?」江氏的屄心让少年操得红肿起来了,屁股也被少年打得鲜红,可那挨大鸡巴操过后的快活也让江氏感到另类的兴奋,她一边迎受少年从大屁股后面操进肥屄的大鸡巴,一边在下轻轻淫叫道:「亲达达,今天让达达的大鸡巴操过以后,淫妇再也不想让别的男人操屄了,今后淫妇的肥屄就是达达一个人的肥屄。」少年捏住江氏的阴蒂,轻轻一拉,拉得江氏一阵淫叫,少年再次猛操江氏的肥屄,连操了叁十多下,然后笑道:「好骚屄,好淫妇,你不想别人操你的肥屄了,不会吧?还有好多男人也有大鸡巴呢!如果有人的鸡巴比我还大,你会不会让他操你的肥屄啊?比如,你的女婿也有大鸡巴呢,比如你儿子的鸡巴比我的鸡巴还粗还长,你会不会让你儿子操你的肥屄呢?」江氏听到少年说出如此下流的话,一下子惊呆了,娇羞的红晕让江氏感到脸上似发烧一样,嘴里说道:「不想……淫妇只想让达达一个人操屄,淫妇不会让女婿操屄……哎哟……用力操淫妇的肥屄,不要说了,羞死了,让女婿操屄,这样的事淫妇从来不敢想的……」江氏只说不让女婿操屄,可就是不敢说出儿子来。少年也听出来江氏没说不让儿子操她的肥屄,也是一阵沉思。江氏口中虽然拒绝少年邪恶的说法,可心里一想儿子那俊美的笑脸、骄健的身影、结实的大腿、粗大的……鸡巴,江氏的阴户竟然感到一阵异常的舒美,一股阴水从屄心流了出来……江氏的心里一阵迷惑,怎么会想到儿子有粗大的……鸡巴呢?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淫荡的母亲吗?江氏不由惊愕起来,为什么不敢说不会让儿子操屄,难道自己真想让儿子来操自己的肥屄吗?

  江氏想到这里,下身女阴处的两瓣屄肉不禁兴奋得抽搐,淫欲居然更加地强烈,不由自主地摇晃着雪白的大屁股,迎合少年从屁股后操进来的鸡巴。一边让少年狂操屄心,一边小嘴里发出下流的淫叫:「大鸡巴达达,操死淫妇了,让大鸡巴达达操屄太舒服了,肥屄美死了,呀呀……淫妇的屄心让大鸡巴达达操红了……用力,把大鸡巴操进淫妇的屄心,再来……操死淫妇的骚屄了,亲达达,用力操屄……淫妇今天太舒服了,从来没有人像亲达达这样操得淫妇这样快活,骚屄爽快死了,淫妇要流屄水了……啊……大鸡巴操出淫妇的屄水了……」江氏兴奋难耐,一边叫唤,一边伸出纤手摸到自己胯下女阴部,玉手套住少年的大鸡巴轻轻抚揉着,感受着少年硕大的阳具突刺自己阴户,强有力的大阳具一下比一下凶地操进江氏骚痒难忍的肥屄。

  这江氏年已四十,正是如狼似虎,性欲强烈的年纪,在床上淫欲强盛,现在被少年如此猛烈交姦,原来埋藏很深在淫欲全部激发出来了,任由少年肆意操弄屄心,百般尽欢。妇人只是在少年身子下面跪在地上似发情的母狗一样承受少年的冲刺,下身阴户淫水泊泊流出,小嘴里不住地淫声叫唤,和丽春院的婧子一样肆意承欢。

  江氏一边淫叫,一边想着多年以前大爷也曾在这里用大鸡巴操自己的淫屄,也是如此火爆粗大的鸡巴捅进自己的屄心,慢慢地妇人再度淫心高炽,心神错乱地淫叫着:「啊,大鸡巴达达,操死淫妇了……好粗的鸡巴啊,操得淫妇屄都红肿了,哦……磬少爷,淫妇让你操死了……淫妇的肥屄舒服死了……」少年听到江氏淫叫,突然在江氏肥白的屁股上一连打了好几下,「啪!啪!

  啪!……」把江氏打「噭噭……」直淫叫。少年一边打妇人屁股一边骂道:

  「你这个淫妇,你这个骚屄,达达不是什么磬少爷,不要乱猜,你这个老屄,达达要操死你这个贱屄……想知道达达是谁吗?告诉你,你只要想达达是你最亲的人就好了……」第四章原来是你……

  江氏一阵精神恍忽,想不起来最亲的什么从和身后操着自己相似,随口笑道:“那你就算是淫妇的亲儿子喽,就叫你亲儿子吧,啊……爽死了,亲儿子操死妈妈这个淫妇的肥屄……快点操,想到儿子淫妇就感到屄心子直打颤,淫妇的肥屄就舒服得不得了……好爽,让亲儿子操屄好快活啊……亲儿子,大鸡巴儿子,操死妈妈的肥屄了……哎哟……好儿子,你的大鸡巴操得淫妇妈妈的肥屄都发红了啊……爽死淫妇妈妈的肥屄了……”江氏一边淫叫,一边想像身后就是儿子在操自己的騒屄,那种犯禁的感觉让江氏的阴户感到异常舒美,春情难耐地狂呼乱喊,淫荡地叫唤,嘴里说着极其下流无耻的淫话。

  少年听到江氏性欲大发时叫出的淫语,也是兴奋不已,再次连续地狂操一通,把江氏操得魂飞魄散,不住在呻吟淫叫,向后庭起雪白的大屁股,迎合着少年激烈的抽送。突然江氏屄心激烈地抽搐,随之一股涓细但却强劲的淫水从江氏的阴户口喷了出来,江氏一阵淫声大喊。转而变成哭泣般的叫唤。江氏被少年操得第一个高潮来了,肥屄不停地抽动颤粟,整修女阴酥麻一片,淫水淋漓从屄眼流到阴蒂上面。

  少年却不知道江氏已经来了高潮,仍然一个劲地操弄江氏的淫屄。江氏刚才只是一个小高潮,她心里强烈的淫欲还未完全发泄出来,少年巨大的阳具抽插让她再一次感到舒爽,但她心里却比刚才冷静许多了,她一边挨着少年大鸡巴的抽送,一边想着少年究竟是谁,突然,江氏心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虽然那只是一个念头,但却把江氏惊得发出尖叫,屄眼突然舒爽万分,酥美难言。江氏强忍着屄心的爽快,回过头来,正欲伸手去摸少年的脸部,少年却轻轻一挡,反过来一把抓住江氏的玉手按在她的玉背上,江氏身子随之一侧,竟变成江氏歪着身子让少年肆意操弄淫屄,这样的姿势更让江氏的阴户紧夹少年粗大的阳物。而少年的阳物天生异秉秉,坚硬如铁,直插江氏阴户更深处,刚才还没有让少年的大鸡巴头触碰到的子宫口,现在这个姿势好象少年每操十下,就会有一下顶到子宫口处,让江氏感到异常酥美,每次江氏都期待少年的大鸡巴温柔地触碰自己屄心深处的子宫口。江氏正在快活时,少年又在她雪白的大屁股上拍打起来了,但这回是轻轻的拍打,江氏没有感到疼痛,只有那无边的舒爽和快美的感觉在肥屄中间和子宫深处激荡。

  快活难忍之下,江氏又轻轻地淫声呼叫:“噢……亲达达,亲儿子,操死淫妇的肥屄了……亲达达好会操屄,哎哟,大鸡巴达达,大鸡巴亲儿子,操死淫妇的,好会操屄的亲儿子,你把淫妇亲娘都操死了,不要啊,淫妇妈妈的肥屄让亲儿子操得发红了……好舒服啊,亲儿子,好大的鸡巴,把淫妇妈妈的肥屄都涨死了……亲儿子,大鸡巴儿子,你是谁啊?”

  少年笑道:“淫妇妈妈,不要管是谁,只要能操得淫妇妈妈的肥屄舒服了,就是你亲达达,就比亲儿子还亲,好淫妇,再叫上几句好听的淫话,达达最喜欢你话下流的淫话了”

  江氏现在才感到少年非常像自己儿子陈小东,刚才花园里儿子就在外面和两个少爷玩耍的。江氏刚才强烈的预感现在更加强烈,难道他真是自己的儿子,有着粗大的鸡巴,操得自己淫浪叫唤的居然会是自己儿子?可是儿子今年才十来岁啊。江氏心里一阵慌乱,自己被少年抓住一只手反在背上,屁股也被少年两条大腿紧紧夹住,何况那巨大的阳具正插在自己的屄心,操得屄心酥麻快美的时候,江氏如何舍得让大鸡巴滑出来呢。但想起可是就是自己亲生儿子在操自己的騒屄时,江氏再也承受不住了,猛地向前爬了一步,那可爱凶猛的大鸡巴哗地一声滑出了江氏騒庠的肥屄,江氏顿时就感到屄心一空,刚才肥屄涨美的快活感觉消失了,跨下騒屄只有无边的空虚感。虽然江氏的肥屄急需用大鸡巴充满,阴户口炎热异常,真想回头再次把那已经猛了自己肥屄半个时辰的大鸡巴送回屄心中。但她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叫她:“不行啊,那是乱伦啊,他有可能是你自己亲生儿子啊”

  江氏正在左右为难之时,少年从身后追赶上来,那火热的阳具顺势就顶进了江氏湿淋淋的阴户口,一下一下地猛操着妇人的肥屄,江氏淫意难尽,几乎再次被大鸡巴驯服。就在少年的大鸡巴头触碰到江氏的子宫口时,江氏再次深迷在无边的性欲当中,让少年肆意从屁股后面操弄她肥嫩的淫屄。江氏只顾猛烈地舞动大屁股任由少年奸淫,小嘴不住淫声高呼。少年再猛操了一百多下,把江氏操得哭爹喊娘,狂呼乱叫,屄心兴奋难忍,从子宫深处喷出一股涓细的急流,猛地从肥屄处喷射出来了。

  江氏居然在想着亲儿子的时候再次到了性欲高潮,不由娇躯酥软地倒在地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