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伺候熟女首长
伺候熟女首长
刚到治安处工作的时候,和副处长搭档。
  一日接近中午,老处长喊我:
  “备马,出更!”
  呵呵,这是他的口头语,意思是,提车、出发!
  驾驶着那辆破旧的伏尔加,一路颠簸来到一个军人服务社;别看
  名堂不大,
  可是面积和项目和一般酒店不差很多,除了餐饮住宿,还有歌舞及特
  色服务。
  进得楼来,六十多岁的老板鹤发童颜,精神矍铄。
  老处长介绍说,这位老板退休前是个副厅级干部,退下来之后,发挥余热,
  乐得混和,开了这家旅店。
  大家客套闲聊,老厅长夸奖我的年轻英俊,前途无量;同时感叹自己垂垂老
  矣,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接着管事儿的告知,酒菜已经准备好啦;大家依次坐定,席的上首,留一空
  位,似乎在等一个大人物出席。
  楼梯口的迎宾和服务员全是半军事化管理,统一着军便服工作。
  在一片“首长好!”的寒暄声里,“首长”昂然进入包房;大家恭敬地站了
  起来,包扩那位白头发的前副厅长。
  女首长四十七八岁,高挑,丰腴,气质高贵,衣着华美;高视阔步,微胖的
  脸上,嘴角上扬,一幅养尊处优,作威作福,一览众山小的模样!
  听老板介绍,才知这位一头秀发,身材高大,微微发福的首长,是他的第二
  任夫人,现任的民政局长!
  哎呀,我地妈呀!
  要不人家这样派头十足啊!
  见我玉树临风,英俊威猛,她的眼里透出些许和蔼,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不
  易察觉的笑容。略长的白牙,冷峻而挑剔,好像在电影里看到的日本婆娘。
  酒桌上气氛很浓,她的酒量惊人,一连干了好几个口杯,一斤白酒下肚,她
  的热血贲张,放下了开始的凛然和肃穆,变得小女人一样柔和、开朗。
  处长指示我一定要伺候好首长。
  我不停的给她敬烟、倒酒,观察她的长相,风韵犹存的脸上依稀可见美女当
  处的模样。
  交谈中得知,她是从农村的大队妇女主任一步步爬得上来,年轻时光知道工
  作,耽误了终身大事;在四十五岁的时候,认识并嫁给了大她近二十岁的老厅长。
  有限的如花美貌和年华都消磨在无限的为人民服务的事业当中;到头来,青春不
  再,后悔不迭,眼里含着泪水。
  在此后的小舞厅里,首长舞步娴熟,喝了将近二斤白酒,还能闲庭信步;她
  的那个舞伴,当然就是那个风流倜傥的我拉!
  跳着跳着,由开始的正规舞步,变成了近距离的撕磨;几个老头子,拼命地
  搂着小姑娘,懒得看着我们的行动。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她真的有了性的冲动,她的胖手,使劲地抠我的手心,
  另一只手,在我地腰背上,指导性地用力,眼睛里、口唇上浮现出生理上的渴望!
  她慵懒的身体,软软地颓倒在我的身上。
  见此情形,我声称上厕所,她茫然地坐到了一旁;我给她点上香烟,离开去
  了卫生间;在我方便出来的时候,她像小女孩一样,态度谦恭地说:
  “跟我到三
  楼,我和你谈点儿事情!”
  但口气坚定,不容置疑。
  想到处长的吩咐和她刚才的表现,让我真是犯难!
  见我犹豫,她严厉地瞪了我一眼,径自前边向楼上走去,我心怀忐忑的跟在
  后边。
  来到三楼她的专用套房,吩咐服务员了几句,大意就是不叫人打搅。
  她坐在床上,眼色迷离的拉着我地双手,问了我一些毕业学校和工作方面的
  情况,赞美我的雄姿英发;深情地回忆年轻时候的迷茫和困惑,以及现在生活中
  地苦恼,大有感慨她的生不逢时和对性生活方面的缺失与平淡。
  说着说着,抱住了我的腰身,将她地脸伏在我的腹部;我站在床边,任由她
  熟练恣意地挑逗。
  心想,今天是逃不脱她的魔爪拉!
  既如此,下体竟不情愿的膨大了起来。
  她小心地拉开我的拉练,将威武雄壮的DD,掏了出来,欣喜地观赏着它的
  英姿;放在脸上贴了一会儿,又用热热地红唇轻轻触碰了几下,但是并没有吞下。
  她匆忙地褪下自己的裤子,放横仰卧在床上,露出那一蓬黑密发亮的体毛,
  肥美的所在,爱液淋漓 .提枪上马。一阵猛烈的冲撞,配合着我的脚步,一起步
  入了云端……
  云销雾散,她的脸上放出异样的光彩。
  满足地说:
  “我还是第一次和像你这样年轻的男子做过,你的体能真好,辛
  苦你拉!”
  “呵呵,谢谢领导夸奖!”
  她起身在旁边的柜中拿出一个信封,“这是姐姐的一点心意,谢谢你们对我
  们店的支持和关照!”
  然后示意我下去。
  我怀着不安和无名的失落,下得楼来;那里热闹依旧,根本没人注意我们的
  去向和所为。
  半个小时后,首长下得楼来,已经换成了另一副嘴脸,趾高气扬地坐了一会
  儿,再也没有认真地看我一眼。
  曲终人散,我们同白发的老板告别,首长已经不知了去向。
  后来在一个其他场合遇见,她就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高傲地打着官腔。
  偶尔在电视上看见,心里有些说不出的观感。
  这正是:
  说破天机偏概全,
  官身赫赫也犯难;
  身经百战皆老迈,
  赠金劫色若等闲。
  艳羡武后倒翻天,
  六院三宫储美男;
  莫怨牝牛食嫩草,
  只怪嫦娥爱少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