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终是知己难觅
终是知己难觅
楠是我大学里的死党,我们一个班。大学里没有固定的座位,学习积极的同学喜欢早早的去前排占坐。楠却喜欢在最后排的角落里占两个座。迟到是我坚定不移的习惯,每当我溜进班级后楠总会压低嗓音冲我招手「大熊,过来~ 」我便溜过去坐在她身边,这家伙很喜欢和我在课堂上胡侃,当然我也的确挺能侃,上致天文地理、军国大事,下至男欢女爱、芝麻绿豆,侃起来滔滔不绝,不亦乐乎。

  虽然我在外语系有我的女友,楠在体大也有他的男友,但这毫不妨碍我和楠成天嘻哈逗趣,像哥们儿一样打闹。

  「你个猪头,都10点了你才来,上节课把我闷死了。」楠当胸擂了我一拳,愤愤的说。

  「操,我正做春梦呢,刚梦到把刘亦菲裤子脱了,班主任怒吼一声就把我被子给掀了,吓得我差点没射吊灯上去……」「哈哈,你天天做春秋大梦,是不是茉茉不让你碰给你憋的啊?」「当然不是,我从7岁就天天做春梦,港澳台历届女星都让我轮过好几遍呢。」「哈哈,那你怎么不去轮欧美女星呢,是不是武器太小自知不行啊?」「放屁,你摸摸」我瞪着眼睛,指着裤裆对楠怒道。

  「好啊,我摸摸」楠嘻哈着真的把手按上来。

  「我操,别TM乱动,一会桌子顶翻了,老师又骂咱俩。」我丢开楠的小手笑骂。

  「哎,我跟你说,有天晚上我让我男朋友去开房,然后我用舌头在他全身漫游,还时不时给他口几下,但就是不让她上我,直到天亮,我也没让他上,憋的他发疯,我看他那样子就高兴得不行。哈哈~ 」楠鬼笑着和我说。

  「鬼信,他怎么不QJ你啊?」

  「他敢,你以为QJ人那么容易呢,你试试去?」「我试你啊?」「滚边儿去,我给你掰断它。」「哈哈,不怕手腕粉碎性骨折你就来吧。」

  …………

  聊着聊着我俩又把已入土千年的柳下惠给扯出来了。

  ……

  楠:「哎,你说柳下惠是不是阳痿啊,他抱着个美女睡觉竟然不乱。」我:「非也!非也!柳大哥饱读四书五经,尊崇礼义道德,那种精神境界尔等俗人岂能理解。」楠:「你就扯蛋吧,我还看你读什么《明札记》呢,你咋还那么色?」我:「操,我是大色若空,其实我的定力比那高僧老道也差不了多少呢。」楠:「屁!那我给你做套「漫游」,你要是不硬我请你吃KFC,硬了就请我吃3顿KFC。」我注视着她,大义凛然的道:「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美得你冒泡,哈哈~ 」楠笑得花枝乱颤。

  我伸手拉起楠露在低腰仔裤外边的内裤皮筋,「啪」的崩了她PP一下「胆敢戏弄熊哥!」楠也巾帼不让须眉的在我PP上狠拧了一把。

  我和楠在课堂上总是这样嬉闹,我也从不把她的鬼话当真。

  有一天晚上我在自习,楠拽着我说「走,陪我出去转转,心烦。」「又月经不调了?」「去死!赶紧走!」我被楠拉着出了教室,我点上一根红梅,被楠夺下来叼上抽了起来,我无奈的又点了一根。我俩散步到球场的看台上,并肩坐下。

  那夜的月色很好,夜空中闪烁着点点的星光,清凉的晚风拂过肌肤,很是惬意,我把背心撩起在肩头,靠在石阶上。

  「我和他分手了」楠有点忧伤的说。

  「没事,有我在呢!」我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心想你丫儿一学期都分了俩了还玩什么煽情啊。

  「妈的,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楠长长吐出一口烟,擂了我一拳,骂道。

  「好,恰逢这月黑风高偷情夜,我就颂一首李白的淫诗给你提提神儿。」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我抑扬顿挫的念道,念罢又无限感慨的说「此诗甚妙,反映了李兄早在一千两百多年前就热衷玩一夜情了,令我等叹服啊!」楠把烟弹掉,嗤嗤笑道「你就TMD扯蛋吧。」「走,请我吃KFC去」楠霸道的说。

  「那你得先给我漫个游一决雌雄,输了洒家便从了你。」我信口胡扯到。

  楠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哼,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说完蹲到我两腿间,抚摸起我的裸露的胸肌,「手感不错哦!」楠挑衅的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心里还真有点慌,那时候我是色心远大于色胆,况且我更多是把楠当哥们儿。但转念又一想「操,我怕个鸟,大不了就请你吃啃德鸡,先让你啃啃我的鸡也不亏!」楠柔滑的小舌头贴着我的耳根儿一路滋润下游,游到我的乳头上停下来,啜吸咄弄,一只手去抚弄另一个乳头。一阵酥麻之感绵绵传来,我不禁咬紧了牙关一哼不吭,我可不想这么容易就输掉!我开始努力的想离散数学,想逻辑电路,想Passcal语言,想马哲邓论。楠看我一副老僧入定状,甚是不甘心,更加卖力的啜吸起我的乳头,小手在我胸前腹上游走如蛇,我也忍着快感继续努力空想。咱小弟还真争气,果然没硬。楠折腾了半天有点愠怒,滋的一声拉开我的裤链,径直掏出我虽然没硬但已经庞大了不少的小弟含入杏口。

  「我操」一股爽彻七魂六魄的快感直冲天灵,我忍不住骂道。

  楠把头发撩到肩后,含住我的肉棒上下口了起来,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口,虽然和我后来在桑拿,楼凤处享受的口技比起来要逊色很多,但那次的快感却是永生难忘的。

  我去你娘的Ma克思!滚他妈的D小平!随着楠温润紧窒的吞吐,我再也难以抵挡这种欲死欲仙的快感,小弟弟立刻怒涨而起。楠哈哈淫笑一声,吐出我的小弟,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你输了哦!」我闭着眼享受得正爽,小弟突然被吐出,冷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冷战,那感觉真是前一刻天堂后一刻地狱啊。

  「我操,你这不是杀人吗,快给我口出来啊」我急道。

  「晚上回去让茉茉给你口去,现在跟我去KFC」楠坏坏的笑道。

  「靠,茉茉最多才让我摸摸小穴啊,你要不给我口我就憋死了」「你真要憋死了我保证给你再口得活过来,走吧,一会来人了」这一会我小弟也被凉风吹的欲火渐熄,我把枪收起来,悻悻的爬了起来。

  在KFC,我盯着楠大快朵颐的小嘴,忽然发现楠也蛮有风情的。那晚我俩神侃到打烊才各自归寝。

  可能是我和楠在一起过于密切,流言蜚语终于传到了茉茉的耳朵里。一天晚上,怒火中烧的茉茉冲到楠的寝室,先吵后骂,再上演全武行,搞得整个女宿舍楼沸沸扬扬。我也第一次领教了茉茉这个平素看似柔弱的南方小女人的威力。其实自那晚球场亲密过后,我俩依然是一对无话不谈的交心「哥们儿」,再未越类池半步。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泡她,虽然不可否认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此后的日子,楠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上课,我每每看到后排角落里那两个个空着的座位,总感到心里也空落落的。后来楠来上课的时候也是坐到前排的女孩堆里,我知道,她是在有意远离我。我想找楠谈谈,但却始终没有找到机会去解释什么。

  很快,我们都毕业了,昔日同窗各奔东西,我和茉茉也无声无息的分手了。

  我听同学说楠去了苏州工作,找了一个澳大利亚籍华裔男人,但快结婚的时候又分手了,然后便没了她的任何消息。我也在北京慢慢展开了狼游的生涯,随着工作的忙碌和女伴的变换,那些往事也像尘埃一样静落到心底。

  2。金风雨露又相逢,胜却人间无数欢。

  既然是尘,便注定要随风纷舞。楠这粒纤尘,便是在上个月我不经意间登入校友录的那一刻纷扬而起。

  屏幕上一行小字映入眼帘「有新同学[ 楠] 加入了您的班级」我握着鼠标的手触电般的抖了一下,点开楠的资料,迅速copy楠的手机号到手机号码查询网站点查询。归属地- 北京;卡类型:联通CDMA卡。她就在北京?我愕然的看着那行信息,竟然有点不敢相信。

  掐掉烟,我给楠发了条短信:「明月当空照」,这是我和楠曾用的暗号。

  过了一会我收到了熟悉的回复「清泉地上流」。说明对方没有敌情,由于激动我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颤抖。拨过去响了两声后,楠接了,却不说话,听着她的呼吸,我也沉默着,时间和空间仿佛静止。

  过了大概半分钟,我说:「楠,你还好吗?」

  「你竟然还记得我。」楠幽幽的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冷。

  「对不起,楠,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怪我当时选择了沉默,是我不好。」「算了,别再提了,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我早忘掉了。」楠说…………「想熊哥了吗?」我想让气氛轻松些。

  「不想。」

  「呵呵,口是心非吧,小嘴还是那么厉害!」我笑道。

  「你也还是那么臭P。」楠笑了。

  那天下午我和楠聊了近1个小时,我们似乎又回到了那曾经的友情岁月。楠说她去年辞掉了昆山的工作,来到北京,在一家著名传媒公司做策划。去年年底和一个飞行员结婚了,两人在4环买了套房子。

  明天是周末了,我们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吃顿晚饭。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了楠的电话。

  「下班了么?」楠问道「嗯,正在收拾东西,马上过去接你。」我看了看时间。

  「我已经在你对面广场的东侧出口等待抓捕你了。」楠调皮的说。

  「呵呵,那我立刻下去投案自首。」

  挂了电话不由有点踌躇,到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仔细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对着镜子微笑了一会,心里觉得有点忐忑。

  穿过马路,我不住的向广场出口张望着,远远的看到一辆银灰色的206打开了车门,楠钻了出来。栗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起,一袭米色风衣衬出那欣长的身影,精致的皮靴踏着缓缓的步子向我走来。这是那个曾经古灵精怪的楠么?看着眼前这个风姿卓美的女人,我有点恍惚。为什么女人的变化总是这么大。

  我忘了我是怎么走过去的,我只记得我张手便把楠抱在了怀里,楠毫不反对,闻着楠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我有点意乱情迷。

  「喔,更丰满了,手感不错。」我故作爽态的说。

  「你个淫棍!」楠在我PP上经典的拧了一把,推开我骂道。

  「上车吧,让你们同事看到你就惨了。」楠说。

  「怕毛,让他们羡慕去吧。」我嘴上说着但还是和楠上了车。

  我俩去了肥猫麻辣香锅,因为楠爱吃辣,一见如故的我们不需要任何的客套和形式。

  楠胃口不错,我也吃不少,因为还要开车,我不让楠喝酒,但她非要陪我喝两杯,我俩喝了4瓶啤酒,无限感怀。

  楠说我醉了,那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楠把车钥匙丢给了我,我埋了单扶起她到副驾驶上,楠秀发微乱,红唇轻启,看着他微醺的样子我不由想起了那个夏夜楠为我口交的场景,借着酒意腾起一阵燥热,我忍者邪念关上副驾的门,钻进驾驶位发动了车子,那点酒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午夜的四环路已不再拥挤,206开起来也很合拍,我却不想开得太快。随手打开了CD,《朋友别哭》的旋律缓缓的响起,吕方用他那沧桑而灵透的嗓音诠释着人生的感悟。

  有没有一种爱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朋友别哭要相信自己的路

  红尘中有太多茫然痴心的归宿

  你的苦我也有感触

  朋友别哭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

  朋友别哭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

  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请你不要不在乎

  那温暖悠杨的旋律让我为之心颤,眼睛有点朦胧,我这头狼这是怎么了?我不由问自己。楠靠在那闭着眼睛似乎睡去,但我却看到她眼角有晶莹闪动。

  我转过头,不再看她。车窗外华灯流火、霓虹闪烁,两旁鳞次栉比的高楼相错而过,我望着夜空,第一次感到这繁华背后的落寞。

  3。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宵一刻值千金。

  车子很快到了楠住的小区,按照楠的指引,我把车泊到车位上,熄了火关掉照明。我和楠默默的对视着,似乎要从对方的眸子里寻找些什么。少顷,我探过身去,楠闭上了眼睛,挽着楠的肩,我在她的额上轻吻了一下,便不再动作。

  「我上去了。」楠睁开眼睛说。

  「嗯。」我应着。

  楠把小手从我掌中抽出去钻出了车子,我目送着楠的身影消失在那灯火通明的单元门后面,返身步向归路。

  昏黄的路灯把路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好像努力着要留下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于是我停驻在一个路灯旁边,静静地看着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蹲下点了支烟,深深的吸入了一口。

  「上来吧,我知道你回去睡不着的。他今天飞了。」楠发来的短信彻底击碎了我最后的犹豫。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烟,烟蒂在夜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低下头,我自嘲的笑了,刚才为什么不主动点。按着楠说的房间号,我下意识的多按了两层电梯,然后又走楼梯下去,一路忍不住左顾右盼的寻找摄像头,「TMD是不是得楼凤综合症了」我心里暗骂。

  房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两居的屋子装修的很漂亮,楠斜倚在沙发上看着我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走远。」「呵呵,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反正早晚都得被你吃掉。」关上门,我转身抱起楠,楠问我「大熊,咱俩在学校傻闹的时候,你想到过会有今天么?」我摇了摇头:「没有,那时候我当你是兄弟啊,所以我现在还觉得有点不真实。」楠:「那……那你怎么还老吃我豆腐。」我:「你也没少掏我的小鸟啊。」

  楠:「呵呵,我那次没给你口出来,你回去咋办了?」我:「靠,一手挠墙一手持枪呗。」楠:「那你的虚拟射击对象是谁?」我:「……」

  楠:「哼,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想着茉茉打手枪。」我:「呵呵,我想的是咱们英语老师。」楠:「靠,你TMD真是没救了」,楠笑着在我PP上又拧了一把。

  …………

  楠:「我先去洗个澡。」

  我:「我给你洗吧」

  楠:「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我:「诚然,知我者楠也!」

  楠打开浴霸,卫生间内的温度很快热了起来,楠解着我的纽扣,我脱着楠的裤子。很快,我俩就赤裸相对了,我抱着楠,双唇交叠,唇如火烫,舌如棉软,津如泉涌。楠也紧紧的抱着我,热烈的回应着我。我们像沙漠里干渴的人,贪婪的索取着对方的唇津。激吻过后,我们大口的喘息着,我迷醉的看着楠美丽的胴体,胸前的丰乳浑圆白皙,在蓝色的蕾丝胸罩的束缚下越发显得高耸诱人,黑色的薄莎袛裤衬得那浑圆的美臀更加白嫩。

  我将文胸摘下,握住楠的双乳揉搓着,楠扬起头,我吻着她的耳根儿,雪颈,她伸手爱抚着我怒涨的小弟和蛋蛋,在我耳边轻轻的喘息,我涨的更厉害了。我蹲下去褪下楠的小内裤,黑亮的一小丛阴毛整齐的排成倒三角形,分开楠修长的双腿,白嫩的两瓣美臀中间现出一只肥美的蛤穴,两瓣暗红色大阴有一点肥厚,粉红色的小阴唇隐隐约约露出一小片在穴口,满涨凸起的阴蒂透着诱人的粉红光泽,形状很美。穴穴的缝口流出一点莹润的玉津,我把手盖在楠的蛤穴上,轻柔的摸著,慢慢的拨开阴唇,中指没入到肉缝里面,她的两瓣唇肉也被分开到两边,楠嗯了一声并起双腿,娇嗔道「你别猴急猴急的,洗澡先。」我给楠浑身涂满了浴液,一双手在楠丰润的身上上下游走,弄得楠瘙痒不禁,转过来咯吱我,楠蹲下去给我仔细的洗着弟弟,她用涂满浴液的手轻轻的套弄着我的小弟,揉搓着我的蛋蛋,非常舒爽,楠坏笑着媚眼如丝的瞄着我说:「你这黑家伙这些年肯定没少南征北战吧。」「呵呵,北伐大业尚未完成,还未顾得上去南征呢,你那张小嘴也遍尝天下了吧?」「放屁,我才不像你呢。」楠用力捏了我弟弟一把。

  我们冲掉身上的泡沫,擦干身子,我抱起楠到卧室的床上。

  床头大幅的结婚照上,那个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男人温情的注视着我,我不由腾起一股偷情的兴奋感。

  「你老公对你好吗?」话一出口我不由有点后悔。

  「他比我大6岁,所以挺宠着我的。」楠淡淡的说。

  「那你和我之后,会不会感到愧疚?」我忍不住又问道。

  「我早看开了,他在外面也少不了偷吃,有时候一走就7。8天,那些小空姐个个儿骚蹄子。再说我又不需要他养。」「那也要小心点,以后还是去我那吧。」我还是有点替楠担心。

  「以后?你怎么那么美啊?」楠故作吃惊、貌似不屑的说。

  「哈哈,一会儿把你伺弄爽了,你以后自己就去我那挠门了。」…………「大熊,我要是和我老公离婚了,你会娶我么?」楠认真的说。

  「嗯,一定娶!!!……如果你不怕我在外面偷吃的话。」我看着楠的眼睛说。

  「那你把我喂饱了我就不管你。」楠漂亮的眼睛里露出欢喜的目光。

  「呵呵,保证完成任务。」

  「傻瓜,逗你的,我不会缠着你的。」楠一脸温柔。

  我把楠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俯身逗弄起楠的蛤穴,揉摸着那软软的乳房,我和楠再一次长长的热吻。

  让楠横躺在床,我跪在地板的靠垫上将头俯进楠修长的大腿之间,分开楠的两瓣大阴唇,拨动着小阴蒂和粉红的穴肉,看着那一团花簇分合,穴口流津。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我情不自禁的冒出一句。

  楠让我撩拨得低吟起来,却见我还在参观肉洞,急急的骂到「你没看过女人吗,死东西。」说着一双温热的小脚盖住我的眼睛。

  「不给你看!」楠说。

  「第一次看到你的穴穴,好美。」

  我笑着握起她的脚踝,分开搭在我肩头,俯下头去用鼻尖拨动着那粉涨的阴蒂,舌尖沿着大阴唇的内壁在肉缝上游走,楠发出难耐的娇吟。小脚丫开始用力的勾着我压向她玉股间那一涧柔泉,我的舌在那花间啜吸灵动,宛若游龙,探向花径深处,舔舐着两侧滑嫩的穴壁,手指揉弄着楠挺立的阴蒂,楠的身子瑟瑟的微抖,我抬起头,将两根手指插入楠的小穴,欢快的弹拨,扣弄着那传说中的G点和深处的花柱,涧涧的泉水顺着指缝流到了手背上。楠用力的喘息着,发着听似痛苦的呻吟,伴着我飞快的弹拨涌起了一波湍急的云潮。

  我躺到床上,楠抱着我说:「早知道你弄得这么舒服,上学的时候就不该让你闲着。」「呵呵,那时候我还没练成二指禅呢,关键是没有" 训练基地" 啊~ 」我和楠嬉笑着在床上缠绵,我躺在下面,楠趴在我胯间,含住我的肉枪,香舌在龟头的冠状沟里温柔的缠绕舔舐,螓首颤动,一只小手抚摸着我的蛋蛋另一只手配合着口中吞吐的节奏套弄着肉枪,时不时还来几下深喉。楠那呻吟的鼻音伴着口交的啧啧声分外撩人心弦,一双媚眼含笑上望着,挑逗着我。我顿时快感如潮,如上云霄。

  「光看你那媚样儿我都忍不住要射了,你这小狐狸精,吹箫竟如此厉害。」我喘着粗气说。

  楠吹的很动情,我的肉枪似乎是一根美味无比的棒棒糖。坚持了大约五分钟,我终于淹没一阵极度的快感中,热精在楠的口中喷薄而出。楠鼓着小嘴跑到洗手间吐掉,漱了漱口说「你怎么射那么多,害我差点咽下去。」「咽下去也不错,天然纯鲜高蛋白,营养丰富,美容养颜,呵呵。」「滚蛋吧你,我可咽不下去,早知道我都吐回到你嘴里给你咽。」「哈哈,给我杯冰水」我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说。

  楠转身去厨房用微波炉热了杯鲜奶端回来「还是喝杯热奶吧,冷水伤身。」「呵,真会疼人儿。」我接过热奶。

  4。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片刻的休息过后,我和楠又缠绕在一起,楠的蛤穴温热湿滑,曲径通幽,包裹着我的肉枪,酥麻阵阵,快感连连。由于是梅开二度,这一次我很持久,变换着老汉推车,玉树盘根,观音坐莲等姿势,和楠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看到楠暗红色的后菊上那一圈紧簇细密的褶皱,,我忽然想走楠的后门。

  「楠,让我走后门好不好。」

  「不行!」楠娇哼了一声坚决的说。

  「呵呵,没有人进去过吗。」我拍着楠雪白的圆臀问道。

  「当然没有,我不喜欢。」

  「那就让我给你开发一下吧,很舒服的,我们试试?」…………哄了半天,楠终于应允了,「轻点啊你,要是弄疼了我就不和你玩了。」楠说。我带上套,抵着楠紫红色的菊花,菊花洞口很干涩,插入的很费力,楠往前爬着,我在后面举枪紧追不舍。

  「不许动,否则我开枪了!」我笑着在楠的翘臀拍了一巴掌。

  「你个混蛋,弄得我好难受,感觉像要拉巴巴了。」楠笑骂着我说没有润滑液的帮助,实在是难以顺利进入楠紧窒的菊花,试了几次后,在楠的痛呼下我不得不放弃了,暗暗决定下次一定要带瓶润滑液。

  我换了个套,握着楠的腰身,重新插入楠的粉穴,抱着楠高高撅起的圆臀大力而快速的抽送起来,伴着楠大声的浪叫,我在楠的暖穴中激情爆发,飞上云端。

  楠也已经高潮了两次,一身香汗涟涟。

  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抱着楠光滑的脊背,彼此感受着对方澎湃的心跳。和楠去洗了一下身子后又躺回床上,纵欲过后的平静温馨的让人心醉,我搂着楠,温柔的聊着夜话。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相拥着沉沉的睡去了。

  这几个月来,楠给我带来许多的欢乐与激情。我不喜欢去楠的家里,我给楠了一把钥匙,楠会来我这里,偶尔我们也会去开房。

  朱颜易老,青春易逝。我想即便有一天我和楠都不再贪恋对方的身体,我们依然是无话不谈的知己。感谢上苍眷顾,让我得此红颜

【完】